当前位置:
首页 > 催眠资讯 > 催眠疗法日渐普及 帮助人们排忧解患

催眠疗法日渐普及 帮助人们排忧解患

伦敦临床催眠学院新加坡分院上月初成立,学院校长施拉米侬说,人们对临床催眠治疗的接受度日渐提升,而随着综合度假胜地即将开业,催眠治疗在解决社会问题、人际关系及人们的身心健康上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。催眠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自小对催眠存有恐惧感,总把它跟骗人的伎俩挂钩。催眠师好像会把人给弄得昏昏沉沉,然后取走身上财物。

那天,访问催眠治疗师时,心理不无挣扎,不过,最后还是排除心理障碍,躺下让第一次碰面的美国催眠师学会催眠治疗师许统坡进行催眠……

潜意识疗法日渐普及 帮助人们排忧解患

催眠疗法日渐普及 帮助人们排忧解患

空间不大的房间里,灯光黯淡,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,仍感觉空调很冷。按照催眠师的指示,我想象着他描绘的各个情境画面。

很放松。催眠师坐在我身旁,由始至终用和缓得让人想入睡的语调跟我说话;他提问是否感觉眼皮已沉重得睁不开,要我数数目字。他也轻触我的左手臂,问说是否有麻痹感,然后催眠我把这种麻痹感转移到右手臂,再移至颈部……

催眠状态可分6种程度,接受治疗者的眼睛可能沉重张不开,显示已浅眠状态;手臂出现麻痹反应,则是进入催眠状态中的轻度状态。如果继续引导,可进入中度状态,即局部失忆。

催眠5步骤:分析病症、制定目标、放松情绪、辅导治疗、个案苏醒。我被催眠的整个过程好像只有20分钟,其实已进行了近乎一个疗程(30至45分钟)。全程没发生我之前担心的语无伦次,意识也是清醒的,整体感觉好像午睡了一会儿,精神挺好。

催眠的过程好似“洗脑”,治疗师为接受催眠者掏空负面思想和情绪,然后补充正面的信息与能量。

消除负面情绪填补正面能量

上个月初,伦敦临床催眠学院(London College of Clinical Hypnosis,简称LCCH)新加坡分院成立,目的是希望提高公众对催眠治疗的了解,也给予有需要者治疗上的方便。LCCH本地分院校长施拉米侬(Sheila Menon)受访时说,人们对临床催眠治疗的接受度日渐提升,而随着综合度假胜地(IR)今年开业,赌博,以及连带可能影响的人际关系如婚姻、亲子等社会问题,都受到关注。除了辅导员外,催眠治疗也能帮助人们解决赌瘾、焦虑症、性生活失调、失眠等问题。也能有效地消除恐惧感、减轻压力、自我激发、改变不良习惯、治疗心理创伤和感情问题等。

她说:“无论是嗜赌、网瘾、嗜毒、酗酒、纵欲等,都属于强迫症,感觉心里缺少了什么东西,有些毫无自信,无法自理,我们得帮助他们走出自我捆绑,击碎这些负面的连带情绪,填补新的、积极正面的思想情绪。其实,以嗜赌者而言,不是因为IR才去赌,他们哪里都可以赌,什么都可以成为赌博的工具。”

伦敦临床催眠学院和陈笃生医院自2006年开始,合作推出临床催眠认证专业文凭课程,培训受过专业训练的临床催眠师,治疗失眠、抑郁、超重、压力、皮肤问题、关节疼痛、不育等心理和生理问题,学员包括医生、牙医、辅导员和心理医生等。

LCCH也刚在槟城设立新分院,吉隆坡和文莱等地方,也有催眠治疗学院。

今年,拥有50多年历史的LCCH,跟英国格林威治大学(University of Greenwich)合作,推介世界上第一个临床催眠的硕士学位课程,本地分院也计划推出这个课程。

米侬说,由受过正规训练者提供临床催眠疗法的成功率高达85%。换句话说,85%的病人会对催眠有反应,不过有效程度因人而异。她指出,给戒烟者进行催眠治疗已越来越普遍,美国一项研究显示,通过催眠治疗,成功戒除烟瘾的几率比其他方式高出一倍。

接受催眠戒掉烟瘾

成功通过催眠治疗戒除烟瘾的蔡成和(58岁)受访时说:“我抽了30多年的烟,曾经靠自己的毅力戒除,不过只是暂时性的,最后又被烟瘾战胜了。为了健康,为了给步入青少年期的孩子树立好榜样,还有节省金钱,我决定通过催眠治疗,把烟瘾彻底戒除。”

他形容那是一个奇迹,经过一次催眠治疗后,烟瘾不再犯。他说,因为本身戒烟的意愿非常强烈,在催眠的状态下,催眠师不断向他的潜意识“说话”,例如“你可能认为吸烟的感觉很美好,但十年后的今天又如何?你的肺功能已经受到影响,现在改掉坏习惯可以吗?”如果接受治疗者也有戒烟意愿,潜意识的答案是很肯定的。

现在,即使身边有人吞云吐雾,蔡成和也能克制自己抽烟的欲望。后来,他对催眠治疗产生浓厚兴趣,也报读相关课程,现在已取得认证催眠治疗师资格,为烟瘾者摆脱枷锁。

从学华文到不孕 都可接受催眠治疗

催眠的过程好似“洗脑”,治疗师为接受催眠者掏空负面思想和情绪,然后补充正面的信息与能量。有人借助催眠治疗学习华文、瘦身、受孕,甚至动手术。

意念催眠治疗中心(Hypnae Center Pte Ltd)的催眠治疗师许统坡说,接受一次治疗后,烟瘾者一般可减少一半的抽烟量。

他说,许多人对催眠存有误解,以为是把一个人催入梦乡。他说:“催眠的原文来自希腊,意思并非后来人们翻译的‘催眠’,因为如果个案进入睡眠状态,就无法跟治疗师沟通,也就无法达到疗效。治疗过程中,个案处于‘半梦半醒’之间,对治疗师有问必答,在情绪放松的情况下,进行有效的治疗。”这过程好似“洗脑”,治疗师将被催眠者心中的负面思想和情绪逐一掏空,然后通过话题,补进正面的信息与能量,让个案觉得“我是可以做到的!”这样反复的疗程中,就会起着正面积极的影响。

本地越来越多人求助于催眠疗法,期望达到瘦身果效。催眠治疗师会让当事人想象“在吃巧克力蛋糕,然后是雪糕……之后,感觉饱了,可以醒来了。”催眠瘦身的作用,就是让人感觉吃了东西,满足潜意识中对食物的渴望,以停止想吃东西的欲望。同时,也暗示对方“不要暴食,放松自己,喜欢运动”等。催眠师通过连续、反复的刺激,尤其是语言的引导,使人从平常的意识状态转到潜意识状态。

催眠术不是魔术或幻术,而是有科学根据的疗法。

催眠是一种改变潜意识心态的科学方法,效果比传统疗法来得快,因此可说是神奇(Magical),但并非魔术(Magic)。

许统坡说:“催眠是通往心灵和潜意识的工具,它也是一种适合任何人的快速和有效的心理提升和治疗法。它可以输入指令,让人的行为立刻有所改变,也让人们发掘自己内在的无穷潜力和动力,达到成功的疗效。”

通过催眠面对痛苦

许统坡也是催眠师训练讲师,他也是一名提升儿童自我成就动机的专家,让儿童增强学习能力,停止夜间尿床及改善行为。他曾为一个不喜欢华文的小学生,通过催眠治疗,让他喜欢上华文。他说:“在治疗过程中,我带他游山玩水,从中发掘一些跟华文相关的事物,例如‘山’、‘田’等的象形文字的构成,慢慢让他对华文字产生兴趣。”

他也曾碰到一个女生,找他进行催眠治疗,想把不愉快的记忆从脑子里“删除”。他说:“以专业的角度来说,我们不鼓励个案这么做,而是应通过催眠治疗,帮助她勇敢地面对过去的痛苦,而非逃避。”

也有人不孕找他帮忙。他说:“我不是医生,无法查出个案不能生孩子的(生理)原因。如果个案看过妇科医生,也证明夫妻俩有正常生育的能力,但是却久久无法成功‘做’人,就可通过催眠治疗,帮助他们放松身心,积极‘怀孕’,这方面是有效的。”

跟上门接受催眠治疗者独处幽暗一室,是否担心出状况?

长得帅气的许统坡说:“为了方便个案和催眠治疗师能更好地沟通,通常都不会有第三者在现场。但是,我们通过房间里的闭路电视,让(女性)个案知道整个治疗过程是会被摄录下来的,给予彼此保护。另外,由于室内光线较暗,我们穿上白袍,双手尽量放在两腿上,没必要的话,不触碰个案的身体。”

他说:“有些女性穿得较暴露,我会用一条大毯子,盖住她整个身体,只露出头部和双手。”

催眠师的角色是协助当事人进入催眠状态,因此,如果当事人有意愿,就很容易被催眠。如果当事人心中有对抗的意识,或抱着怀疑试探的心态,那么,催眠多会以失败告终。

多数人认为催眠是完全受到治疗师的支配,其实,被催眠者是清醒的,治疗师无法让对方作出违反意愿的事,后者也可随时中断催眠疗程。

英国:自行催眠后,让医生动手术

去年,61岁的英国催眠师艾列斯·蓝凯接受腕部手术时,拒打麻醉药,而是将自己催眠,再让医生为他开刀。蓝凯相信是第一个自行催眠后,让医生动手术的人。手术进行时,病人能感觉到医生在调整其手腕部位,也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。医生和助理、麻醉师等人的对话也很清楚。手术医生对病人没任何疼痛反应感惊讶。

2006年,英国Princess Royal医院为一个病人进行疝气(Hernia)手术时,也借助催眠治疗为病人进行麻醉。研究显示,接受手术的病患若不使用麻醉药,能加快复原的速度,施拉米侬也同意这点。

在急诊室可稳定病人情绪

陈笃生医院拥有多年临床催眠经验的王宙才高级顾问医生指出,有催眠治疗经验的医生了解如何善用这个状态,可给予病人积极的鼓励。这在急诊室里尤其有用,可稳定病人情绪。比如告诉病人“不用担心,手术会成功的”。王医生说,目前虽然没有很多科学研究支持临床催眠对病人有多大的帮助,但个案的成功说明,临床催眠有一定的效果。

例如一名板桥医院前女病人曾因失控,乱刀砍死人,一名护士目睹惨状,备受惊吓,但仍须负责清理血肉模糊的现场,最后患上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,不敢拿刀,也不敢下厨。她接受催眠治疗,放松精神的她可以遵循医生的指引,在潜意识中想象自己拿起刀,在厨房切鸡的情境,病人最终克服了这个心理障碍。

催眠疗法日渐普及 帮助人们排忧解患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